02

最近在追三部超火的日韩剧����宅在家太幸福了

Oct 2020 TAGS: 墨西哥队 NO COMMENTS

  该剧改编自元城寺真纪的同名漫画,讲述佐仓七濑对医生天堂浬一见钟情,为了再见到他努力成为护士的故事。(傲娇腹黑毒舌抖S男主与蠢萌励志女主小勇士)

  PS:真心喜欢,努力的人值得别人喜欢,这部剧不仅仅是傻白甜,还有医患关系的人性温暖,女主在救人起着一定作用。

  因遭受飓风及滑翔伞事故,韩国上位圈1%的财阀女继承人尹世丽(孙艺珍饰)紧急迫降在朝鲜,遇到了将她好好隐匿并守护着的特级军官李正赫(玄彬饰),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展开了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PS:政赫太太太深情了,我的玄彬男神,依旧帅气,魅力不减,演技超赞,还有艺珍欧尼也是,女神级别……

  该剧讲述的是在梨泰院这个微缩世界的小街道上,因为意志和活力聚集在一起的年轻人们,自由追求着各自价值观,谱写创业神的“hip”反叛故事!

  来源:众观娱乐线岁李沁为何嫁不出去?当看到流出的照片后,网友:换做我也不娶

02

欧洲����_3_15html_19html_3

Oct 2020 TAGS: 墨西哥队 NO COMMENTS

  申通地铁集团说,轨交7号线龙阳路基地车库里,隐藏着一个发电厂,就是位...

  9月29日,晶科能源今日宣布,作为唯一光伏企业,晶科能源出席“2020...

  下月15日起执行!广东仁化县明确光伏用地条例,若违反这几项光伏项目一律不纳入奖补范围!

  中东热点: ACWA出售保加利亚60MW电站股份;迪拜肯特学院与Sirajpower合作利用太阳能等

  浙江宁波宁海县2020年度第一批宁波市家庭屋顶光伏发电项目拟补助项目名单公示

  港股中广核新能源午后跳水跌约22%,此前发布公告称,董事会获潜在要约人...

  越南电力集团表示,今年前8个月,越南各地安装了2.57万多个屋顶太阳能发...

  今日行业事件导读协鑫新能源拟13.76亿元出售10个已营运光伏电站项目;...

  新英格兰能源公司(ENE)和德劭可再生能源投资(DESRI)签署50兆瓦太阳能供应协议

  中广核新能源潜在私有化终止;协鑫新能源拟13.76亿元出售10个已营运光伏电站项目;中环状告阿特斯365Daily

  龙源电力解码平价时代: 跨界竞争会更激烈,风电行业要融合发展 追风十四五

  隆基股份(601012.SH): 调整与成都通威2021年度长单合同数量为26亿片

  今天,比亚迪入股阿特斯,进入光伏行业的消息刷屏了,作为知名新能源汽车...

  溶液处理有机太阳能电池(OSCs)由于其成本低、重量轻、灵活性强等优点,...

  根据Wood Mackenzie的最新分析,风电和太阳能发电的组合最早可于2023年在欧洲大型市场中(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占据最大的发电份额。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又被称为可变可再生能源(以下简称“VRE”)。政府强劲的拍卖项目推动着成本下行、开发提速。至本世纪末,这两种技术将完全占领...

  近日,欧洲投资银行(EIB)批准向波兰太阳能开发商Energy solar Projekty sp.z o.o.提供8200万波兰兹罗提(约合1800万欧元)贷款,用于在波兰建设和运营66个小型光伏电站。该笔交易是ElB首次向在波兰建设和运营光伏电站的公司提供贷款。这一目标融资是ElB 2018年批准的一项太阳能贷款计划的一部分。该银行...

  智通财经APP获悉,5月29日,太阳能项目开发商昱辉阳光(SOL.US)公布了截至2020年3月31日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根据昱辉阳光提供的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该季度营收达2120万美元,同比增长62%。公认会计准则下,公司Q1净亏损440万美元,而2019年Q4亏损1090万美元,2019年Q1亏损540万美元。非公认会计准则...

  欧洲电网正在打破记录。Covid-19加速了欧洲电力供应的改写,甚至超过了私有化,电网确还没有做好准备。其结果体现在电力价格为负、碳排放强度创历史新低以及向核工业支付的不发电费用。我们如何应对这些新挑战,可以决定我们是否看到绿色运动所倡导的公正的能源转型。可再生能源崛起与达克曲线世...

  正在从新冠疫情中复苏的欧洲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围绕着这一问题展开的辩论为恢复欧洲大陆太阳能制造中心地位的运动注入了新活力。近期,为了重振欧洲太阳能制造商,多个欧盟主要国家的政府都增加了筹码。多年来,低成本的亚洲对手占据了主导地位,加之欧盟进口壁垒于2018年年底被打破,欧洲太阳能制造商因...

  今年3月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欧洲多国相继采取封城措施。目前,欧洲各国新增确诊人数虽较此前有所减少,但仍维持一定数量。随着疫情渐趋平稳,虽然尚存二次爆发风险,各国已陆续宣布复工解封计划。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及相继出台的各种防疫措施,使得欧洲各国经济活动被迫减少或暂停,人员流动也受到...

  欧洲贸易机构SolarPower Europe启动了为太阳能项目的设计、采购和施工(EPC)承包商制定一套最佳实践导则的流程。SolarPower Europe表示,这是业内首次。SPE不厌其烦的强调称,这项工作并不是为了要指名道姓的羞辱 EPC公司中的害群之马,而是提炼太阳能行业的最佳实践并编纂成文的一种尝试。...

  欧洲太阳能制造业的发展势头日益强劲。日前,奥地利、爱沙尼亚、希腊、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波兰和西班牙的部长们发出信函,呼吁将太阳能视为一个战略价值链,并根据新冠疫情复苏方案获得支持。早些时候,来自欧洲太阳能部门的90个组织签署了一封信,敦促将太阳能光伏制造和研发作为绿色协议的核心...

  发电厂通过发电卖电获得收入,用户用电需要交纳电费,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然而欧洲正在越来越多地出现一种相反的现象,即负电价(negativeprice)。负电价是指当电力市场中可再生能源发电大幅提高后,电力市场供大于求,市场结算价为负值。继原油、天然气价格可为负后,负电价也来了。疫情在欧洲爆发以...

  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缘故,欧洲的电力需求大幅度下滑,与此同时,4月以来,风力和太阳能发电还进入了生产高峰,这就意味着,第一季度就开始出现于欧洲德国、法国等国的负电价现象还将不断发生。众所周知,电力的储存是极为困难的,可是,要关闭一家火电厂或者是核电厂,却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以及花费相当的时间...

  随着二季度步入五月上旬,海外疫情的现状依旧不容乐观。截止5月8日,超过215个国家和地区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其中确诊人数最多的三个国家依旧是美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同时确诊超过10万以上的国家还有德国、法国、英国、伊朗、巴西、土耳其、俄罗斯等国,尤其是巴西、土耳其和俄罗斯的疫情发展形势...

  90多家欧洲太阳能产业的公司和研究机构组成了欧洲太阳能联盟,他们希望在欧洲范围内将光伏技术更好地整合到气候和能源政策中。欧盟委员会(EU Commission)制定的《绿色协议》让欧洲太阳能产业的许多参与者感到不满。2020年1月,弗劳恩霍夫太阳能系统研究所(Fraunhofer ISE)和欧洲太阳能,欧洲能源委员...

  欧盟迎来太阳能发展的新时代欧洲太阳能行业协会预测,到2023年,欧盟市场的太阳能装机预计将增加近100GW,累计装机达到226GW。到2040年,太阳能光伏发电将成为欧洲发电的主要来源,到2050年,太阳能光伏发电的占比将达到48%-63%。疫情对欧洲太阳能行业的影响短期影响: 供应: 太阳能组件的供应曾短暂...

  当前,人们正在思考的很大一部分内容都围绕着一种微小却可能致命的病毒。虽然如此,我们仍然认为,应该至少花上几分钟来想一想这个更宏大的话题: 为什么欧洲的储能、太阳能兼储能项目没有像美国一样,成为能源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技术咨询和市场分析公司Clean Horizon的法国常驻专家Corentin Baschet回答...

  图片来源: Saule Technologies欧洲光伏产业正在持续失去阵地。欧洲的光伏电池和组件制造商数量目前处于两位数的低位。而破产案例的数量则持续攀升。欧洲钙钛矿倡议行动(EPKI)的成员国们认为钙钛矿技术可以弥补这一差距。考虑到欧洲光伏产业在过去的10-12年中的灾难性记录,如今愿意投资光伏技术的欧...

  一份新报告显示,整个欧洲趸售电价的暴跌可能要到2025年才能完全恢复。由英国Aurora Energy Research公司编制的这份研究报告提出了四种模式。这些模式表明,虽然因新冠疫情暴跌30-40%,但欧洲大陆的电价会逐步恢复。根据较为温和的新冠疫情影响模式,电价会在2022年之前恢复。而根据严重影响模式,疫情造...

  据外媒报道,一个据称是欧洲规模最大电动汽车充电园区计划部署Tesvolt公司提供的2MWh电池储能系统,并采用可再生能源发电设施为该储能系统充电。Tesvolt公司首席技术官兼联合创始人Simon Schandert日前表示,从技术和经济角度来看,在大规模电动汽车(EV)充电设施中部署储能系统是有意义的。正在建设的See...

  据悉,号称是欧洲最大的电动汽车充电停车场将配备2MWh的特斯沃特(Tesvolt)固定电池储能系统,未来将使用来自电网的绿色能源充电。Tesvolt CTO兼联合创始人Simon Schandert在今晨接受《储能》杂志采访时表示,从技术和经济的角度来看,在可为多辆电动汽车充电的设施中部署电池储能技术是有意义的。Schan...

  近日,西班牙公用事业巨头Iberdrola公司宣布,旗下的巨型太阳能发电项目Nunez de Balboa光伏电站投产,已向电网送出第一批电力。Iberdrola公司表示,该电站为欧洲迄今为止最大的光伏电站。据了解,该光伏电站位于西班牙埃斯特雷马杜拉地区南部,由Iberdrola公司与当地电力供应商Ecoenergías del Guadiana...

  荷兰可再生能源发电商收到提醒称,根据欧洲法规,在负定价延长期内的发电无法获得补贴。在上个月出现负定价情况后,负责管理可再生能源补贴的荷兰国家机构Rijksdienst voor Ondernemend(RvO)向荷兰可再生能源运营商提出了警告。2020年3月29日,荷兰日间市场电价跌至负值,持续时间超过六小...

  9月29日,晶科能源今日宣布,作为唯一光伏企业,晶科能源出席“2020中国绿公司年会”,与一众中国政商界巨头同台共议。该会议吸引了上千位全球顶尖商业领袖、政府要员、学界权威、NGO组织代表等人士出席,探...

  今日行业事件导读协鑫新能源拟13.76亿元出售10个已营运光伏电站项目;北控洁能订融资租赁,涉近6亿人币;济南产发资本拟入主茂硕电源,原实控人承诺三年累计盈利1.8亿元;任京东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国家能源局成立...

  梅耶博格昨日发布公告称,将聘请前Conergy和Q CELLS高管Jürgen Schiffer担任新首席财务官一职,助力领导公司转型。Jürgen Schiffer梅耶博格认为,Schiffer的丰富经验对于启动自身转型的梅耶博格来说非常重要。梅耶...

02

C罗五大联赛进球达450梅西连续17赛季西甲破门

Oct 2020 TAGS: 梅西和c罗谁进球多 NO COMMENTS

  中新网9月28日电 28日凌晨,欧洲五大联赛继续进行。在意甲和西甲的比赛中,被称为“绝代双骄”的C罗、梅西均取得进球,C罗五大联赛总进球数到达450粒,排名历史第一,而梅西则达成连续17个赛季西甲破门的成就。

  在意甲第2轮比赛中,尤文图斯客场2:2战平罗马,C罗在比赛中梅开二度。这样一来他在欧洲五大联赛的总进球数达到了450粒,C罗是历史上首位解锁该成就的球员。

  梅西在7分钟内连入两球,自14年前收获生涯首球以来,梅西已经为巴塞罗那打入整整600球。

  而梅西则是在巴塞罗那4:0战胜比利亚雷亚尔的比赛中攻入一球,完成连续第17个赛季西甲联赛破门的成就。梅西的五大联赛总进球数并没有比C罗差太多,“绝代双骄”之间的良性竞争还将继续下去。(完)

01

巴西队内马尔这招声东击西传给队友的一球打的漂亮

Oct 2020 TAGS: 巴西队 内马尔 NO COMMENTS

  老的一辈终将逝去, 只是心疼最后一幕梅西迟迟不愿离去抬头望空那个无力的表情

  巴西队典型的团队配合之战, 各个球员都能做到位, 如果阿根廷有这样的团队早出线

  太激动了! 阿根廷队险胜终赢一场, 太不容易了! 现场球迷有的都哭了!

  全场球迷都兴奋了! 好激动! 梅西终于进球了, 而且是单枪匹马冲破球门!

  开场不到5分钟! C罗这重重的一摔直接为葡萄牙队换来一个球! 太精彩了!

01

ofo陷破产传闻遭追债、哈��再传融资 共享单车还是门好生意吗

Oct 2020 TAGS: 格列兹曼 NO COMMENTS

  在ofo不断传出被收购、破产消息的同时,另一家共享单车企业哈��出行日前则传出正在接洽新投资方的消息。

  据外媒the Information日前报道,软银集团正与哈��出行谈判,商讨投资事宜,目前谈判仍在继续中,尚未达成协议。哈��出行对此表示不作回应。

  AI财经社从接近哈��内部的人士获悉,哈��确实与软银在就融资事宜进行接触。

  在摩拜和ofo陷入沉寂之时,原本处于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的哈��出行反倒显示出了“黑马”之姿。仅在2018年,哈��出行就先后在4月、6月、7月分别获得E轮、E+轮、F轮融资,拿到了近17亿美元和20亿元人民币资金。持续的资本加注,让哈��出行能够实现快速扩张。据哈��出行CEO杨磊在今年10月透露,哈��出行日订单已达到2100万,在百座城市实现了盈利。

  哈��出行甚至被ofo视为接盘的对象。今年10月19日,有媒体报道称哈��出行正在洽购ofo,根据双方洽谈的方案,哈��出行欲以1:5到1:2.5的折股比例并购ofo。针对此消息,哈��出行回应称,ofo董事会的确曾邀请并提议双方合并一事,但是哈��认为当前阶段应该做好自己的业务。

  共享单车的故事讲到现在,摩拜已并入美团生态,ofo还在艰难求生,为什么哈��还能持续受到资本重注支持?共享单车还是一桩好生意吗?

  哈��出行CEO杨磊认为,共享单车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先易后难的生意。“第一天最好做,第一天有效运力是百分之百,同时它也是百分之百出现在我们想要的任何一个位置。但是要维持一个比较高的有效运力是极其挑战的,非常之难。”

  杨磊从一开始就认定,“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和技术投入在共享单车的事前和事中,事后应该花最少的精力。”

  在单车投放上,哈��出行也走了一条先易后难的道路。创立之初因缺钱而避开一线城市竞争的哈��出行,在竞争并不充分的二、三线城市收割了数千万用户。但同时也失去了进入一线城市的门票。随着北京、上海、广州等多地对共享单车投放的限制,哈��出行要将单车摆上一线城市的街头难上加难。

  这并不意味着哈��就此放弃一线城市。据哈��方面介绍,为满足北京郊区周边市民“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以及补充当地运力,哈��单车目前已经在北京郊区试运营。

  在上海,哈��则选择与地铁集团“牵手”。今年,上海申通地铁集团与哈��出行展开了合作,设想利用“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的模式解决地铁周边共享单车合理利用的问题。

  “将整个出行视为一个整体,在地铁完成购票后在目的地即给乘客预留一辆共享单车,采用这种方案可以实现地铁的骨干出行和周边的覆盖接驳有机结合。”哈��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讲述了“超级ID账户”的概念,对标携程。通过地铁+单车的合作方式,并非简单的换乘,而是打包的一站化出行服务概念,类似携程可以帮用户将酒店+机票+门票打包搞定。

  对标携程打造超级账户可能是对未来的设想,目前哈��更想做的是共享单车行业的“滴滴”。10月11日,哈��出行宣布上线打车入口,正式推出了网约车业务。目前,首汽约车、高德地图和嘀嗒出行均接入了哈��网约车平台。杨磊曾在公开演讲中表示,哈��希望能够构建一个两轮的出行生态,在这个领域里面,通过各种各样的工具满足1-2、1-3、1-5甚至1-10公里的交通出行。

  能在共享单车处于行业寒冬之际,完成从单车、助力车到网约车业务的扩展,在外界看来,大股东蚂蚁金服给了哈��足够的底气。AI财经社梳理发现,哈��出行在2018年完成的3笔融资中,蚂蚁金服次次跟投。目前蚂蚁金服通过上海云鑫持有36.733%股权,为哈��出行第一大股东,永安行持有8.8584%股权为第二大股东。

  软银在出行领域的投资布局已久。世界范围内主流的网约车企业,几乎都拿到了它的投资。《华尔街日报》今年3月曾撰文称,软银在出行服务领域的投资金额已经达到200亿美元,Uber、滴滴、Grab和Ola等众多出行企业都获得了来自软银的投资。除了网约车,2017年11月,软银还与7-11合作在日本推出共享单车“HELLO CYCLING”。因为对共享单车行业的看好,软银还一度打算投资ofo。

  ofo内部人士此前向AI财经社透露,2016年9月,滴滴入股ofo后,不仅“给钱、给人、给资源”,还在2017年7月促成孙正义与戴威的会面,双方当时还拟好了投资意向书,约定11月左右签合同。

  直到2017年10月,戴威才发现软银的十几亿美元投资落空,有ofo内部人士透露,具体原因竟然是滴滴方面以ofo管理混乱、内部贪腐严重为由阻挠软银继续投资。此前财新网也有报道称软银放弃投资ofo的打算,选择观望,原因与ofo被曝出内部管理混乱、贪腐严重和运营失控有关。

  今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后,ofo便频频传出被收购的消息。10月31日来自《界面》的报道称,目前已有一家大型券商中介机构入场做ofo破产重组的方案。尽管ofo方面称此报道为“无稽之谈”,但ofo的财务情况或许已经不容乐观。

  此前一位ofo内部员工向AI财经社透露,10月31日还有供应商在ofo总部所在地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门前写大字报,要求ofo还钱。

  今年9月,ofo总部所在地理想国际大厦所租用的办公楼层由4层减少至2层,但ofo当时回应称,因理想国际大厦10层和11层的租约到期,部分办公人员移到了其他楼层,正常办公未受影响。11月4日,ofo又将其总部从北京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搬至互联网金融中心和丹棱SOHO。据《财经》报道,ofo在互联网金融中心的办公地点此前为ofo海外业务部门的办公室。

  据AI财经社了解,就在11月8日下午,有三名自称是ofo债主的人前往ofo丹棱SOHO所在的办公室,指明道姓要戴威还钱。在寻找戴威未果之时还与ofo员工发生口角。

  一边是后来居上,有阿里巴巴重注加持的哈��出行;另一边是陷入被收购传闻,频频传出欠债风波的ofo。对共享单车有投资兴趣的软银似乎并不难做出选择。

  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曾问过杨磊这样一个问题:共享单车还能赚钱吗?怎么赚钱?

  当时杨磊给符绩勋算了一笔账:哈��目前整个运维成本,大概每台车是3毛多钱,折旧成本在6毛钱,车均日收入已经突破1块多了,这样来算,共享单车是完成可能做到赚钱的。

  “我们已经在100多个城市实现净利润了,所以能证明一些东西。”10月24日,杨磊在公开场合表示。提升单车的运行效率,杨磊认为,共享单车不单能赚钱,而且能具有规模性的盈利。

  不过,百城实现盈利,并不意味着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就已经跑通。ofo此前也曾宣布已在百座城市实现了盈利。

  相比于摩拜和ofo,哈��出行并未将单车业务的商业化变现提上日程,仍然在图谋用户增长和拓宽边界。

  比如,通过接入有强烈下沉需求的饿了么,将饿了么的超级会员与单车月卡结合,相互导流获取用户增长。比如,在城市出行领域,哈��出行将单车视为底层流量,通过开放APP接口连接首汽、嘀嗒拼车、高德地图等,既能获取更多的用户,又为搭建大出行平台做下铺垫。

  哈��出行投资人磐谷创投合伙人李志超表示,“出行这个生意模式,单车只是一步,今天做单车的公司不代表未来不会去做无人驾驶。”

  哈��出行选择的这一条路线与摩拜单车此前对未来的构想何其相似。2017年6月,摩拜就注册了新的“摩拜出行服务有限公司”。9月摩拜即和首汽约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不仅是单车,包括助力车、汽车在内的出行模式,摩拜都试图囊括其中。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缺乏足够的资金支持,难以获得独立发展的摩拜最终纳入美团生态体系之中,成为美团的流量入口,曾经的“远大设想”也胎死腹中,几乎处于停滞。

  杨磊的愿景是希望哈��出行从1到2公里,2到10公里,甚至与更多的城市公共交通融合。依靠技术提升运营效率的哈��出行,能够沿着摩拜和ofo的旧地图找到新大陆吗?不妨再看看。